数据中心可持续发展论坛——圆桌对话全文

2018-08-23阅读

智博会主题论坛“2018数据中心可持续发展论坛”于2018年8月22日下午在深圳会展中心郁金香厅隆重举行,论坛安排了一场以“数据中心可持续发展”为主题的圆桌对话,由中国数据中心产业发展联盟秘书长郑宏主持,邀请苏州国科数据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宗根、中国电信云IDC业务支撑中心总监袁晓东、盘古运营服务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寇海鹰、广东唯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宇杰、名气通电讯有限公司副总裁黄充参与对话讨论。以下为圆桌对话速记全文(内容未经本人审阅):

主持人(中数盟郑宏):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争取在5点20分之前结束,不耽误大家后面的安排。为了对得住各位现场坚持到现在的朋友们,请各位对话嘉宾尽量不要做广告,多给大家分享一些干货,因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可持续发展,我们有一个公共的问题希望每个专家都要回答的,第二个问题是针对每个专家的提问。第一个问题:你们怎么看待数据中心的可持续发展的前景?同时怎么看待我们数据中心这个行业目前存在的问题?我觉得主要是从提出问题的角度,我们怎么去解决问题,最好还能有一些建议。 


顾宗根(苏州国科):以前我们数据中心更多的是为互联网公司提供基于互联网的服务。现在一些新的领域的发展给我们数据中心发展带来广阔的前景。对我们中国数据中心这个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从另外一个角度,现在大量以批发为主的单纯的托管为主的数据中心,随着固定成本建设、能耗、带宽等等这些成本的增加,单价在不断降低的情况下,能不能达到资本的回报我觉得是比较悲观的


破解这个问题,我个人的想法,第一先做IDCM,第二能够打造一个IT管理的服务的能力。第三是为更多的高科技企业的孵化器做一个科技孵化的角度。如果把这三步做好的话,可能数据中心的发展每家都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对行业是这样,对我们每个个体公司也是这样。

 

袁晓东(中国电信):我非常赞同顾总的观点,整个数据中心早几年都是觉得数据中心所承载的这朵云到底干什么,不知道,很困惑,而这几年已经不存在这种困惑了,都知道非云不可。所以整个数据中心产业已经随着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的成熟,以及相关应用的成熟,已经脱虚向实。所以数据中心的发展是显而易见的。如何在数据中心进行投资,你的业务热点在哪,你所承载的服务对象在哪,这是需要我们行业里面去深刻思考、去定位的。所以作为我们运营商来讲,我们也是在做取舍,我们有的时候看着投资挺远:内蒙、贵州,二线都排不上,甚至比三线还更弱的区域,但是我们一段时间投资以后会发现它的整个数据中心基本要素:电力、土地、人才和相关的要素都解决掉以后,原来的弱项又会变成它的强项。所以这个都是在不断地发生细微的变化。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们数据中心服务的对象已经从最初服务于互联网企业这个神话行业发生了改变。它通过数据中心给我们创造了财富、应用、社会机制、企业生存等各方面的神话,到现在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成熟以后,我们突然发现这个东西不是飘在天上的,因为它的服务对象是每个公民,所以数据的落地、应用对象的落地,已经跟我们每个公民紧密联系起来以后,这个数据中心的业务是有根的,不再是虚无缥渺的,所以我个人对整个数据中心将来的发展还是乐观的。


寇海鹰(盘古服务):从目前数据中心来说,我们大家很多时候谈数据中心,因为毕竟对于我们在座各位来说,如果按大的细分领域,一个是EDC,一个是IDC,EDC更多是商业用户,比如大家所熟知的银行、大的金融保险机构,这是我们大家统称EDC。如果按照细分领域来说,整个市场的发展从2000年开始到2008年、到2012年,这是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上升趋势,因为这个也是基于整个大行业的发展,就是用户自身的需求在这里。


细分到另外IDC的行业,可能我的想法跟大家的看法会稍微有点差别。谈到IDC,我觉得整个IDC的驱动是两个方面,第一是资源型的驱动,以资源作为驱动,如果我们放到二线、三线城市,可能不是很重要,但是我所说的资源驱动如果按照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杭州这些,纯粹就是资源,你拿不到资源,你就没法做IDC。但IDC实际上也很现实,因为IDC的另外一个驱动力是来自于业务的驱动,业务的驱动来自客户,我们可以看见现在所有的细分客户,整个IDC行业至少70%左右是在目前来看所有的用户业务都来自于互联网用户,实际上互联网用户都在一线城市抢资源。所以这是我个人的理解,我们现在的IDC它会受限于资源和业务。所以一线城市投没有任何问题,二线城市有业务、有客户才能投,三线基本上暂时不用投,因为我前面谈到两个驱动器及一个是资源,资源只有放在稀缺的地方才叫资源,你放在三线城市这些不叫资源。另外业务驱动,业务驱动是来自客户,如果从长远来看,互联网客户为什么这么钟情于一线城市,那是因为它的所有的活跃用户群都在这些区域,所有的互联网业务80%的业务都是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再加上西边的重庆、成都。所以他们的布局要不就是为了提升客户满意度,要不就是我贴近客户,要不就是客户贴近我。所以这就是资源驱动。


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如果从长远来看,比如从目前国内的通讯行业的发展来看,一旦5G这个技术应用,因为我听到的是今年年底开始试用,2019或者2020年开始正式商用,这对于我们IDC行业又是正向的推动。所以从长远来看,我的原则还是在于投资是谨慎的,一线城市投没有问题,二线、三线要谨慎。所以这个是我个人对于我们整个行业的大致的看法。

 

王宇杰(唯一网络):前面三位前辈讲了很多,我补充一点,包括我们自己企业在整个数据中心建设上的理解,未来在整个5G以及信息化上面将是对数据中心非常大的考验,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包括一线数据中心的投资以及二线数据中心的选择,还有三线数据中心的我们是这么看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去选择一个细分化领域的市场,我们现在研究的领域是如何去做冷热数据之间的新的行业,因为我们现在一直在讲能耗,随着未来5G的发展、信息化的发展,有大量冷的数据也需要做存储,但是目前整个行业上没有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但是我觉得这是未来比较大的市场。所以我们未来可能更多的是在一些细分化的领域去做一些研究。谢谢!

 

黄充(名气通):首先非常感谢中数盟主办这个论坛,把专家们请在一起讨论行业发展前景。我们名气通作为行业的一分子,我们对这个行业是看好的。目前在整个大的行业发展趋势背景下,数据中心未来前景我个人是非常看好的。因为刚才寇总也提到2020年即将进入5G时代,到时万物互联,到时候会有很多设备接入进来,会产生更大海量的数据,对数据存储和计算的需求量应该会进一步地增长。数据中心作为我们互联网以及云计算的最核心基础设施,我认为它重要性是非常凸显的。


在未来发展,我个人认为数据中心会朝两个方向发展,第一是往大了做,因为大的数据中心可以发挥规模效应,来降低我们单位的成本。同时,除了大型数据中心可以处理高等级、复杂批量的业务之外,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些贴近用户需求,可以提供更加低时延、更加敏捷的小型数据中心。举个例子,就像银行,银行是等级很高的,ETM机到处都是,可以处理简单灵活的业务,两者是互为补充的。我们名气通从06年开始也是在内地、香港建设数据中心,我们有7个大型数据中心,同时我们在全国布局节点,希望能够给用户实施更低时延和更灵活的数据存储服务。谢谢大家!

 

主持人(中数盟郑宏):顾总,国科目前面临的挑战是什么?你们的发展规模相对是比较稳定的,怎么看待那些迅速扩张的同行?

 

顾宗根(国科数据):我公司成立那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我觉得国科目前最大的挑战应该是人才,我说的人才不是数据中心运维方面的人才,而是我刚刚说的我们要完成三步走,从IDC到IT,再到高科技孵化器和金融跨界等这些人才的短缺目前是比较严重的。第二是跟我们公司的体制有关,我们公司因为是纯国有投资的服务于苏州本地的数据中心,它跟我们在座大部分的市场化的数据中心可能不一样,当然袁总他们也是一个政府的数据中心,因为有政府的数据在里面,当我拓展一些新的战略业务的时候,跟我们身份带来的绩效考核之间不匹配的问题。我们知道你做一件事情在做规划的时候利益怎么分配肯定要跟上,人都是利益驱动的,如果你没有很好的绩效考核和利益分配的机制跟上去的话,你这件事情尤其是要用脑袋去做的话肯定是做不太成的。目前我们这两个是比较大的问题。我们不管第一还是第二个问题,我们都在不断地跟我们的主管部门包括政府领导做汇报,不断地推动。


我们成立那天我们的同行都是市场化的在全国布局的数据中心,把它做成一个产业而且是一个市场化的公司,它们的做法肯定是要快速扩张,不管是从资源的角度还是从贴近客户的角度,要把自己做大做强,这是它唯一的目标追求。因为我们是政府投资的数据中心,它的诉求很简单,一是服务于苏州政府的地方社会经济产业的发展。第二要服务于苏州现在整个智慧城市的发展,当初还是比较超前的。第三是苏州的新的产业转型的高科技的孵化企业,做好最底层的支撑服务。我想随着未来三五年的发展,我们这种类型的数据中心可能会比较多,就是小而美的,而不是全国布局大而泛的数据中心,因为我觉得我们当初设的时候第一步我们设了一个目标,到现在一直坚持着,我们从来就是避开运营商的,然后跟它签好一个君子协议,你做什么的我不做,我做什么的你不做,这是我们做的主营业务和运营商完全不一样。第二是我们要完成政府给我们的使命,我们要把我们苏州政府的一些智慧城市的应用和刚刚说的ABC产业支撑做好,这就体现非常大的社会职能,能充分地降低这些企业在IT方面的投资和运营成本,也增加了我们地方政府在细分产业的招商引资和转型方面的吸引力,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它的价值。我们现在国内很多地方随着各种各样不同新的发展的风口,随便一个老板或者一个有资金的人圈个几百亩或者几十亩地搞一个小基金,就可以做孵化了,为什么我们数据中心能依托这么高科技的资源和最早能够了解到高科技企业如果用了你这个数据中心,它的业务是否好、产品是否受欢迎,有这样的现金优势,为什么不做金融数据加金融。我十年前成立这家公司的时候我就在报告里写着,第一个五年做什么,第二个五年就做这个事情。第二个五年我们正在做这件事情,我们今年就在投一个3亿元的超算中心,就是为人工智能服务的,上面会有大量高科技的孵化和被孵化的企业,我们还会有基金进去。就是人工智能整个产业基金进去,有10个亿的基金,政府牵头的。谢谢!

 

主持人(中数盟郑宏):袁总,中国电信是国有运营商的代表,肩上有太多行业发展的责任。过去中国电信跟中数盟一直在推动这个行业发展,未来你们有没有一些想法和措施?

 

袁晓东(中国电信):刚才说了国科他们也是国家队,只是他是我们国家队的地方武装,我们也是国家队,我们是中央武装。所以中央的团队就要做中央的事情,所以我们重点支撑的是我们国家战略。我们国家要做转型的话,目前重点就在国家的这些大数据,所以我们在各级政府的相关支撑方面,我们还是花了很大的心思,这些既是我们企业的责任,也是政府给我们的任务。前期我们中标了中央集采云资源的标,150万以下的云项目,各地政府直接可以跟中国电信签合同,所以这个方面,150万,也许我们中国电信在这150万上面要做1500万都不止。但这就是我们企业的一种责任,也是自己承担的一种社会使命。比如从去年开始我就一直在我们雄安政府的项目上做支撑,所以雄安政府他打造的起点不是为了赶进度、赶速度,他要的是质量,这座新城他的开发条件远不如我们深圳当时的小渔村,更不如上海浦东,但是它的定位都远远高于这两个城市,它是要做千年的规划,要做一个不朽的话题。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规划好每一寸土地,不着急的去做。但是一旦想清楚了,定下来了,我们就非常快。比如雄安目前在它的市民中心我们用28天,用装配式建筑的方式,已经展现在社会的面前。所以在雄安将来再也看不到城市建设大开大合的土建的场地了,在雄安将来最常见的方式就是集装箱或者大型高速公路的平板车拉着所有的建筑构件来回的跑,几天时间一栋大楼就看到了。所以在雄安这块,将来物流是在建设过程中需求非常大的。


另外跟我们数据中心有关的是雄安将来做智慧城市,它既需要大颗粒的数据中心资源,同样需要边缘计算,所以我非常赞同刚才黄总的意见,数据中心将来一定是朝两个方向,一是越来越大,一是颗粒度越来越精细化。甚至精细到某一个基站里面已经能够满足在边缘计算中所需要的计算能力、存储能力和网络能力。所以我们也是配合政府在做好国家队中央集团该做的事情,同时也是紧盯着我们政府的国家大数据的口号,我们把国家大数据定位不是飘在天上的东西,而是落实于非常关注民生的话题。国家大数据服务当然有国家战略,但是更多的是要服务于公民,提升民生感知,我们要做相关的数据工作。所以我们会跟顾总一起做好国家队不同的角色分配,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主持人(郑宏):寇总,盘古从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型,你们取得了哪些成果?

 

寇海鹰(盘古服务):刚才晓东总和顾总谈了,有国家队、地方队,盘古是家民营企业,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实际在广东这种商业的环境下,我们作为企业来说在肩负企业最基本的企业责任、社会责任的同时,生存和发展是重中之重。所以盘古从重资产往轻资产的转型,你可以理解成这是一个市场的行为。市场的行为是在我们的企业要生存发展的前提下。我们的转型之初的目标是与公司整体的企业发展规划有关的。我们从企业发展之初我们的徐总就定了企业规划,从重资产到轻资产到网络存储板块到IT板块,这本身就是在公司内部就有长期的发展规划。


重资产本身是一个对于资金来说前期就需要大量的资本的投资。另外,资本的回报周期非常长,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对于我们没有非常雄厚资金的情况下,我们在过去几年当中在全国建了2万多个机架,这对于我们来说在资本市场下去谋求最大的收益,这是我们在重资产这块我们的转型根本。


另外一块我们为什么往轻资产转?这是一个跟企业最初的发展规划有关系,另外也是跟行业本身所具备的优势有关系。今年上半年我更多的是跟很多业内的朋友沟通的是,盘古作为一家既能做重资产又能做轻资产服务的公司来说,我们给客户提供的是另外一种全新的服务方式,怎么说呢?盘古从重资产从前期的拿资源、拿地、拿电,到后期的设计、建设、项目管理,到后期的运维以及到后面的整个运营,这个对我们来说、对产业来说是一套非常完整的全产业链的实践过程。目前在业内来说,我们是整个产业链从前到后是其中的一个先行者和实践者。这个对于我们来说是我们的优势,是我们的资产,对于市场来说这是我们的价值所在。所以我们是希望用我们所具备的这些优势和资源,能够为后来进入我们IDC行业以及想要进入IDC数据中心行业的用户提供我们的服务。所以我们接下来更多的是转向比如咨询、总包、设计、施工到整体运维,甚至对于很多用户你有钱、有资源、没客户、没技术,你做你的事情,专业的事情我们做。所以这是我们在全力由重资产转向轻资产,我们的很多考量的关键点。

 

主持人(郑宏):南新装备收购了唯一网络,也可以说你们实现了华丽的转身,你怎么评价资本对于数据中心行业发展的影响?你对那些还在路上的同行给大家什么好的建议吗?

 

王宇杰(唯一网络):建议不敢说。其实这个也是做了很长时间的规划,我们从头到尾做了四年时间的规划,也是今年完成了重组,其实不是卖,是换股,我们是上市公司的股东。在做资本规划之后,其实我们在整个资本上面也做了很多的思考,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今天主要讲的数据中心,但其实唯一是一家做数据中心运营的公司,是做IDC,不单单只是做数据中心。但是我今天主要还是在数据中心层面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


我对于数据中心投资的理解,第一,我觉得数据中心是重资产,而且是长期回报的,这是市场上不是很乐观的。第二,数据中心跟现在传统的房地产是一样的,它的投入产出是固定回报很强的。第三,现在大行业的发展对于整个数据中心的发展来说是有益的,因为刚刚大家都在讲,未来的5G、未来的信息化包括整个全球的经济。这个是我对数据中心投资的理解。


数据中心如何借助资本?现在建数据中心基本都要通过融资才能建的,自有资金是非常有限的,但因为我们现在也投了几个数据中心,我说理解的融资方式四种,一个是垫资、一个是银行、一个是产业基金,另外就是通过融资租赁,当然都有利有弊,我们目前采用三种方式,第一是自有资金,第二是银行,第三是产业基金。通过这三个方式,基本把我们的融资成本都降得比较低,我们现在实际的成本是8左右,但是在座做数据中心基本都15-18的成本。所以以后都可以交流一下,看怎么样降低做数据中心的成本。


对数据中心未来资本的退出路线,因为投数据中心最后还是要考虑如何变现,如何退出有两点,第一是规范化很重要,因为资本只看你的财务报表、利润报表,因为数据中心做利润报表是很好做的,因为它的折旧周期很长,在帐面上面可以很好的体现。所以在这两个东西做好的情况下,去寻找合适有这方面战略投资以及他们有战略方向的一些机构、上市公司,其实现在有大量的上市公司都需要这样的标的。我对未来两年数据中心的看法,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建,但在5G还没有上来,在整个包括政府的数字政府、信息化还没有完全落地的情况下,现在在这两年数据中心是过剩的,所以在这两年的投资当中有一些企业如果在整个资金成本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还是慎重一点,所以往后的两年之内在市场上融资成本会更高。

 

主持人(郑宏):黄总,最近几年名气通抓住了行业发展的机遇,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数据中心机房,市场的版图正在快速扩大,但是你们选择的点并没有在北上广一线城市,是什么原因呢?

 

黄充(名气通):这个问题非常有针对性,很多客户也问我们同样的问题。我们是这样考虑的,近年来,大家可以看到很多自然灾害包括重大的安全事件频频发生,所以对于数据中心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有很大的挑战,我们名气通在几个城市包括东莞、济南、大连、哈尔滨建设了数据中心,我们的考虑主要两点,第一是这几个城市距离热点城市、一线城市有一定距离,满足了容灾和备份的条件,同时它距离又不是太远,交通也还比较方便。第二是成本,因为在这几个城市建设,不管是土地成本、电费、运营成本、人力成本,都会比一线城市有所节省,最终其实还是回馈到我们的客户身上,还是帮我们的客户节省费用。另外我们除了以上四个城市以外,我们在北京和香港两个国际化都市也有大型数据中心,我们有三个机柜数量超过1万3,总的面积超过9万平米,所以也是欢迎各位专家和嘉宾莅临我们的数据中心指导。谢谢!

 

主持人(郑宏):最后我们请每一位嘉宾用一句话来总结一下你们今天的观点。

 

顾宗根(国科数据)我们对数据中心这个行业既要抱有信心,又要谨慎发展。

 

袁晓东(中国电信):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数据中心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我们以前讲数据中心是在做大颗粒的东西,在谈建设,我觉得下一个阶段在业务已经基本清晰的情况下,我们要做小颗粒的事情,所以不妨大家来做一些细节,我想在数据中心还有很多细节可以做。谢谢大家!

 

寇海鹰(盘古服务)对于我们在座每个人来说,数据中心就是一个生态圈,只有这个行业越来越好,我们身处这个行业的人才会走更远,所以我们也希望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为我们的整个数据中心行业作出自己的一份努力和贡献。

 

王宇杰(唯一网络)数据中心是整个信息化的基础、整个互联网的基础,数据中心未来的前景是美好,但是现实也是很骨感的,需要达到齐心合作才能把这个行业打造得更好。

 

黄充(名气通)我们名气通的母公司有150年的历史,但是我们名气通在这个行业里面可能相比国家队、相比老大哥来说是一个新的力量,我们也愿意为数据中心这个行业贡献我们公司的一分子力量,来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谢谢!

 

主持人(中数盟郑宏):我们今天的对话到这里结束,谢谢大家!


——————————————————————
欢迎来稿:010-63532400/ mishuchu@chinabda.org

近期快讯

2010-2018 ©中数盟ChinaBDA